爆料人周筱贇向《新民周刊房屋二胎》大抖內幕

  揭秘李亞鵬,我還固態硬碟有N季
  號稱有“爆料絕對靠譜”品牌的周筱贇,聲稱自己一旦出手,從不失手,那麼這一次,李亞鵬會如何婚禮道具收場?
  首席建築設計記者|楊 江
  周筱贇,著名網絡爆料人、知名網友、傳媒人,從2013年12月開始對知名演員李亞鵬“窮追猛打”,因為懷襯衫疑李亞鵬靠慈善圈錢,他展開了調查,並於2013年12月18日發佈了“揭秘李亞鵬”上篇,2014年1月6日又發佈了“揭秘李亞鵬”中篇。雙方的口水戰持續了近一個月,李亞鵬方面似乎並沒有拿出有力的證據給予狠狠的回擊。
  1月12日夜,在接受《新民周刊》專訪時,周筱贇突然透露,他原計劃不日推出的“揭秘李亞鵬”下篇,現在改變主意了,取而代之的是要發佈“揭秘李亞鵬”第三季,“這意味著我還有第四季、第五季……這件事才剛開始!”
  果不其然,1月13日上午9時許,周筱贇就通過其微博發佈了“揭秘李亞鵬”第三季,再度向李亞鵬開炮。
  在第三季中,周筱贇質疑“紅十字撥付5322萬(元)善款用於嫣然醫院建設,但建成後卻成了私立醫院!屬李亞鵬等4人。2012年嫣然基金善款總支出5600多萬元,僅救治唇齶裂兒童564人,按嫣然自己公佈平均每例救助費用4398元,共計248萬,僅占5600萬總支出的4%!另96%的5300多萬善款支出去向不明!”
  周筱贇在第三季中將紅十字會拉進了這場紛爭。他說,自己於1月7日發佈《周筱贇對紅十字基金會和嫣然天使基金聲明的回應》,提出9大質疑後,紅十字會、嫣然基金會與李亞鵬都陷入了沉默。
  “李亞鵬開始打出親情牌、悲情牌,這種招數也就只能騙幾個腦殘粉,我已經向民政部申請公開嫣然基金的財務報告,向北京市朝陽區衛生局、朝陽區民政局申請公開嫣然醫院的驗資報告和資金來源。”
  “李亞鵬,你是躲不過去了!”周筱贇發出挑戰,2011年起,周筱贇開始網絡舉報,從中石化天價酒、盧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事件、鐵道部12306訂票網站億元合同到中華兒慈會48億巨款神秘消失、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利益門”等事件,凡被周筱贇揭露者,要麼認錯、要麼停工、要麼巨虧、要麼撤職、要麼雙規、要麼判刑。
  他聲稱自己一旦出手,從不失手,樹立起了“周筱贇爆料絕對靠譜”的品牌。
  那麼這一次,李亞鵬會如何收場?
  合作醫院換了件“馬甲”?
  《新民周刊》:我們註意到你“揭秘李亞鵬”的中篇發佈後引發的社會反響明顯比上篇要大,是什麼緣由?
  周筱贇:因為上篇針對李亞鵬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的揭露只是一個小蒼蠅,我在爆料第一季的時候就有設想,先拋出小的蒼蠅,試探一下輿論的反響,後面就會拋出大老虎。而且,前兩次揭秘程度與性質也有很大區別。首先,在規模上,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總接受捐款只有240萬元,但嫣然基金從2006年開始接受捐款有1.4億元,支付的善款有1.1億元,規模非常大;第二,書院中國的知名度遠不及嫣然基金;第三,性質問題完全不同,書院中國的本質是李亞鵬用虛假材料騙取基金會的資格,違規問題現在也已經得到了官方的證實,被責令限期整改,當然,我認為這個處罰比較輕,而嫣然基金不同,它的問題一旦查實則涉嫌刑事犯罪。
  《新民周刊》:你的第一季舉報只能說取得了部分成功,因為北京市民政局表示並沒有發現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存在以公益名義斂財的問題。
  周筱贇:北京市民政局的說法是“未發現”,從法律角度來說,“未發現”不等於“不存在”。
  《新民周刊》:針對第一季的舉報結果,你有預期嗎?
  周筱贇:完全在預期中,所以才有第二季。第二季一旦查證,金額巨大,將有人坐牢。我認為,公益應該是透明的口袋,公開透明是公益組織的義務,賭咒發誓什麼都證明不了,只有完整披露財務報表才能查清真相。但很遺憾,李亞鵬方面現在並沒有做到完整披露。審計報告應該包括三表一附註——現金流量表、業務活動表、資產負債表與財務報表附註,有了這些報表我們才能大致瞭解一個基金的運營情況,如果只有一張收入支出情況表,只有一筆總數,什麼都說明不了,看不出資金流向、具體哪一個項目花了多少錢、實施情況又如何。
  《新民周刊》:你有什麼證據指控嫣然基金存在關聯交易?
  周筱贇:我開始研究嫣然天使基金後,第一個引起我懷疑的就是,嫣然天使基金既然籌款能力非常強,但從2006年11月嫣然天使基金啟動,它的合作定點醫院卻大部分是民營整形美容醫院,而且是專長假體豐胸、睫毛種植、光子嫩膚等的整形美容醫院。這讓我感到非常詫異。
  根據“嫣然”官方公佈的名單,定點醫院共有8家:北京伊美爾整形美容醫院、青島伊美爾國賓醫院、成都市兒童醫院、濟南伊美爾明仁醫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醫院、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四川西嬋整形美容醫院(合作)、杭州微笑行動醫院(合作)。8家中有4家是民營整形美容醫院,竟然占了定點醫院的一半。
  “嫣然”公佈的定點醫院中,有一家四川西嬋整形美容醫院。據該醫院的百度百科詞條介紹,西嬋整形醫院最拿手的手術科目是“玻尿酸豐胸”。根據本人調查,早在2007年8月22日,四川西嬋整形美容醫院就由於違法發佈醫療廣告,遭到四川省衛生廳嚴厲查處,處罰是“吊銷有關診療科目”。
  但離奇的是,據“嫣然”的官方報道,也就是在被嚴厲處罰的幾天后,2007年9月,“嫣然天使基金經過多方考察比較,確定四川西嬋整形美容醫院為合作醫院”。2007年11月14日,“為西嬋整形醫院授予合作醫院銅牌”,李亞鵬親自出席。李亞鵬為什麼偏偏要找一家如此有劣跡的、被四川省衛生廳嚴厲處罰的、號稱專業豐胸的民營整形醫院作為嫣然的合作醫院呢?
  而定點醫院中另外三家,北京伊美爾整形美容醫院、青島伊美爾國賓醫院、濟南伊美爾明仁醫院,均屬於伊美爾美容集團。
  從2006年11月嫣然天使基金啟動,它就長期和這些民營整形美容醫院合作。直到2012年6月27日,“嫣然”官網突然宣佈,取消了8家定點醫院中的6家,僅保留邊疆地區的兩家。原因是:李亞鵬要自己辦民營醫院了。2012年7月1日,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正式對外營業。除邊疆地區外,其餘唇齶裂患者全額免費手術將在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進行。
  這是不是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但這並不意味著李亞鵬不再和民營整形美容醫院合作。根據本人獲得的2011年12月23日《北京市衛生局關於同意設置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批覆》,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是由李亞鵬、汪永安、李斌、唐越四人發起設置,總投資為3000萬元。除李亞鵬外,另外幾人,汪永安是伊美爾集團董事長、李斌是伊美爾集團總經理。據2012年9月11日《公益時報》報道,“在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籌備的過程中,伊美爾集團為其提供了大量的技術、人力的援助和支持。據瞭解,原伊美爾公共事業部的人員在嫣然天使兒童醫院成立後全部轉成了該醫院工作人員。”
  所以,真相就是:嫣然天使兒童醫院就是穿上公益馬甲的伊美爾整形美容醫院。
  為什麼李亞鵬如此熱衷和隆胸的整形美容醫院合作呢?
  “有比較才有鑒別”,其實目前在中國,救助唇齶裂兒童的公益組織並不是只有嫣然天使基金一家,還有至少兩家組織:微笑行動和微笑列車。它們在國際上都非常著名,但在國內知名度遠遠不如嫣然。
  不論是微笑行動,還是微笑列車,它們和嫣然天使基金最大的區別就是——它們只和正規公立醫院合作,而且基本是三級甲等醫院。
  96%的善款去向不明
  《新民周刊》:雖然你列舉了證據表明嫣然基金的關聯交易,但並不代表存在利益輸送啊。
  周筱贇:關聯交易不一定必然伴隨利益輸送,但基本都存在利益輸送。這就需要李亞鵬方面出具更詳盡的財務報表,我們才能知道更多的真相。
  《新民周刊》:你在中篇里指控嫣然天使基金至少7000萬元善款下落不明,涉嫌利益輸送,這個數據怎麼來的?
  周筱贇:這是整個事件的最核心部分,我的結論是:嫣然天使基金2006年成立至2012年年底的1.1億總支出中,真正用於唇齶裂免費矯治手術可能只有4000多萬元,低於40%,超過60%即7000萬元善款下落不明,涉嫌利益輸送。
  要論證上述結論,首先要搞清楚,每個唇齶裂患兒的手術成本到底是多少錢?微笑行動、微笑列車直到2013年人均手術成本是5000元人民幣,而嫣然在募捐時,也說過人均手術成本是5000元,但實際上,嫣然人均支出最高達9.9萬元!
  根據我獲得的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2013年3月5日出具的“嫣然天使基金2012年度審計報告”,以及嫣然歷年救助名單,我統計了2007年度到2012年度的總支出、救助人數、人均支出。
  2007年度,“嫣然”的唇齶裂手術大多是在整形美容醫院做,所以人均支出高於微笑行動、微笑列車,是9000多元;到2008年度突然大幅度下降到4000多元,是由於“嫣然”開始和微笑行動項目合作。2009年“嫣然”和微笑行動項目合作更多,於是驟降到了2700多元。但2010年突然又升到9800多元,是因為“嫣然”和微笑行動合作的比例下降了。2011年,李亞鵬開始籌備嫣然天使兒童醫院,人均支出升到了1.5萬,到2012年嫣然天使兒童醫院開業,人均支出更是飆升到了驚人的9.9萬元!
  李亞鵬為什麼還非要自己開醫院呢?我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個:利益輸送。
  《新民周刊》:但是嫣然天使基金方面表示每一例的救治費用是4398元。
  周筱贇:你去看嫣然天使基金自己公佈的2012年的救助名單,是564人,如果按照它自己聲明的每例救治費用來算,564×4398元只有248萬元,但當年總支出卻高達5610萬元,248萬僅占5610萬的4%,剩餘96%的錢用到哪裡去了?
  嫣然基金的宗旨是救治唇齶裂,但如果按照他們公佈的人均救治費用4398元計算,只有4%的善款用於唇齶裂兒童的救治了,這難道不反常?
  到現在,他們也沒有說清楚96%的善款去向。我註意到嫣然天使基金列了一堆輔助項目,但為什麼輔助性項目花了96%的錢?
  這樣利益輸送疑點難道還不明顯?
  越做公益越有錢
  《新民周刊》:你是從什麼時間開始關註李亞鵬的?
  周筱贇:引起我對李亞鵬強烈懷疑的,是2013年12月10日媒體對李亞鵬的專訪。專訪中,李亞鵬宣稱他其實比王菲有錢多了。李亞鵬憑什麼比王菲更有錢呢?李亞鵬作為天后王菲的前夫,演藝事業和投資事業都在媒體聚光燈下,他的金錢來源是可以合理推理出來的。
  從2010年開始,李亞鵬就徹底退出演藝圈,不再拍戲,那這塊收入就沒有了。根據他自述,2010年後李亞鵬的精力主要是在做生意和做公益。據媒體報道,李亞鵬不僅投資夜店、開影視公司,還辦過網站、做過雜誌,都非常燒錢,且均被媒體報道“投資連連失敗”。2013年9月16日《現代快報》報道,李亞鵬被指耗盡老婆數億家產。報道稱:王菲出道21年來,累積約5億人民幣身家,無奈婚後李亞鵬投資夜店、影視公司等生意,虧損連連,敗光她一半財產。
  可是,神奇的是,在被媒體報道投資連連失敗情況下,李亞鵬卻越做公益越有錢了,都有50億身家了。2011年4月媒體報道,李亞鵬投50億元巨資,在雲南麗江打造“雲南省文化產業試驗園”。多家媒體以《李亞鵬50億投資房地產 隱形身家趕超王菲數倍》、《李亞鵬正式涉足地產界 50億在麗江投資地產》、《李亞鵬投資50億造影視文化產業園 欲挑戰“橫店”》為題做了報道。
  我早說過:在中國,公益就是生意,而且是最賺錢的生意。這就是中國公益可悲的現狀。有些人是非常有錢了去做公益,而有些人,是做了公益就突然非常有錢了。
  《新民周刊》:你前幾天說你在李亞鵬身邊埋伏了線人?
  周筱贇:這個說法有誤,是我去年12月份開始調查李亞鵬後,李亞鵬身邊的一個線人主動聯繫我,給我提供了一些很重要的材料並指點了我調查的方向。而我最終的調查結論也證明線人所說的問題是真的。在發佈前,我還請律師、會計師審定了我的網帖,反覆修改了好幾次,確保在法律上沒有任何瑕疵。
  《新民周刊》:這件事情,你期望的結果是什麼?
  周筱贇:從去年12月18日到現在,北京市民政局等部門始終沒有和我主動聯繫過一次。可是很奇怪的是,北京市民政局和被舉報人溝通過了,這是一個什麼邏輯?
  紅十字會也表現出力挺李亞鵬的姿態,是很滑稽的一件事情,紅十字會自己屁股還沒擦乾凈呢。
  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何況我下麵還有第四季、第五季……
  我不是公益公敵
  《新民周刊》:你最早從2011年開始網絡爆料,我們統計了一下,你一共進行了20次,每一次都引起軒然大波。這給你帶來什麼影響麽,比如威脅?
  周筱贇:網絡謾罵有,詛咒也有,但實質性的人身威脅還沒有遇到過。
  《新民周刊》:從盧美美父女的世華會,到兒慈會,再到書院中國基金會,你爆料的重點在公益事業?
  周筱贇:這其實是一個誤解。我揭露的大部分公共事件都不是和公益慈善有關的。也許是因為我揭露的公益目標都比較大,所以給公眾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
  《新民周刊》:有人說你的行為是對中國慈善事業的傷害。
  周筱贇:這種說法真是滑稽!我揭露公益黑幕,是為了激濁揚清,凈化公益環境,讓公眾的善款不被濫用,卻成了傷害中國慈善事業?到底是騙子在傷害慈善,還是揭露騙子的人在傷害慈善?某個公益大佬公開發文攻擊我在搞慈善恐怖主義,說我搞得公益圈人人自危。中國公益圈,難道已經壞到我要求遵守底線就能搞得人人自危?完整披露財務只是公益的最基本要求。難道掩蓋公益圈違規違法行為,反而是在保護中國公益嗎?
  《新民周刊》:比如質疑李亞鵬,隨著李亞鵬公信力下降的,還有公眾對公益慈善組織本已少得可憐的信心。
  周筱贇:難道維持公眾的信心需要靠隱瞞和欺騙的手段嗎?
  《新民周刊》:有人質疑你炒作,你認同嗎?
  周筱贇:在公共事件中表達看法、揭示真相,怎麼就成了炒作?如果這是炒作,那為什麼這個社會這樣的人,尤其是用實名揭露真相的人這麼少?我用實名,就是表示我對自己的言論負全部責任。陳述事實、說出真相,這本來就是一個公民的社會責任。說真話就是正能量,如果一個社會大家都不敢說真話了,這還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嗎?一個讓揭黑者寒心的社會,是最壞的社會!只有像我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這個社會才有希望。我說真話,不是因為說出真相能獲得什麼利益,而僅僅是因為我認為說出真相是正確的。對我來說,真相是一種信仰,信仰不需要理由。
  這個社會抱怨的人很多,真正行動的人很少,合法、理性、有力的監督者更少。坐而論道,不如起而行之,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與其終日謾罵,不如點點滴滴行動推進。有人說,你做這些有用嗎?我告訴你:努力了不一定能改變,不努力卻永遠不能改變。我們每個人都是可以對推動社會進步有所作為的。哪怕只有一釐米、一毫米,哪怕一微米,這都是在推動社會進步。
  我所揭露的個案,並不僅僅希望個案得到處理,更希望用個案推動制度建設。
  《新民周刊》:這個制度建設具體到公益慈善領域怎麼講?
  周筱贇:公益組織必須有強制財務公開制度!這個制度到現在都沒有建立。公開必須是公益的底線。很遺憾,中國的公益組織大部分都不公開,根據基金會中心網公佈的統計數據,截至2012年度國內63%的基金會信息披露不合規,其中還有不少基金會,甚至連電話、地址都不公開,更不要說財務報表。公益本來就應該是透明口袋,為什麼連財報都不公開的基金會卻能通過年審?
  不客氣地說,眼下的中國公益圈幾乎成了個名利場,一些基金會已經成為某些人洗錢、圈錢、轉移資產的工具。
  我就是想通過李亞鵬這樣的個案來推動公益組織財務強制公開制度能有法律的保障。
  《新民周刊》:但是你的爆料形式總給人一種“炒作”的嫌疑,你怎麼解釋。
  周筱贇:我是傳媒人,為了增強爆料的效果,採用了傳播學上的議程設置理論。事實上我是“二級爆料人”,也就是說我不是爆料的生產者,而只是一名中介,很多案例中都有深喉。
  《新民周刊》:最後一個問題,你還想對李亞鵬說點什麼?
  周筱贇:痛痛快快公開吧,你是躲不過去的。
  鏈接:

  李亞鵬:邀請周筱贇實地考察
  1月6日,李亞鵬在微博“一號立井”上發佈《致周筱贇先生的公開信》:
  1、首先我要感謝您對我們的監督和關註,這將有利於我們的成長。
  2、在政府部門的正式回應之前,您的言論所引發的輿論給我本人和我們的公益機構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在您的言論當中有很多不實之處,我善意的理解為是因為信息不完整,以及片面的理解所造成的。
  3、如果您是真的關心我們的成長,關註中國的公益事業,那麼我在此熱情地邀請您在第一時間來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和嫣然天使基金進行實地考察,並同時邀請 5-10家新聞媒體以及公益機構人士(邀請名單可經由您確認,同時我們也尊重您戴口罩和墨鏡的權利,以確保您的安全)。考察完畢之後,您可以再次發表言論,只是我個人有一個請求:請不要再涉及我的家人和感情。我一定會真誠地、熱情地接待您,希望我們可以成為小伙伴,用我們各自的力量一起去推動中國的公益事業的發展。
  4、如果您僅僅是在製造新聞事件或僅僅是個人的一次網絡娛樂,那這也是你的權利。我和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以及嫣然天使基金也同樣具有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權利。
  殷切地期待您的實地考察,期望用您對媒體的巨大影響力讓公眾對我們的公益機構有一次真正的瞭解。        (整理:周盡歡)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未發現違法違規問題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2014年1月6日在官方網站及微博回應儼然天使基金有關問題: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作為嫣然天使基金的公益支持和管理方,一直高度重視該基金的規範運作和管理。7年來,我會嚴格按照《基金會管理條例》、《關於規範基金會行為的若干規定(試行)》、《基金會財務報表審計指引》、《公益慈善捐助信息公開指引》、《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專項基金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的有關規定,對其進行監管和審計,未發現違法違規問題。2007年開始,該基金審計被納入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整體審計內容。從2009年開始,對該基金進行獨立審計,並專項公佈。2009年以來,該基金的財務審計報告已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官網信息披露網頁公佈,歡迎查詢。
  北京市民政局:尚未發現書院中國斂財
  北京市民政局1月7日通過北京市民政局新浪微博發佈回應:
  針對周筱贇反映“北京市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名稱違規、涉嫌斂財、法人任職違規問題,經我局初步調查情況如下:基金會名稱符合相關規定,但對外活動應使用全稱或規範的簡稱;根據審計情況,未發現以公益名義斂財等問題;兼任其它組織法定代表人屬實,已責令其限期整改,變更手續正在辦理。”
  根據周筱贇的舉報,李亞鵬在擔任“書院中國”基金會法人同時,還擔任著“美麗春天”文化傳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根據民政部相關規定,慈善基金會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時擔任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
  周筱贇部分爆料案例
  2011年4月13日,爆料中石化廣東分公司用數百萬元公款購買茅臺酒、高檔紅酒用於個人消費,不到一周,中石化廣東分公司總經理魯廣餘被免職。
  2011年5月16日,爆料江蘇宿遷市沭陽縣國庫800萬元直接轉入副縣長司東亮舅媽私人賬戶,致副縣長被免職、直接責任人被判刑17年。
  2011年5月24日,爆料陝西橫山縣官煤勾結砍斷村民腿骨,致橫山縣的書記、縣長、政法委書記被免職或調離,公安局長被判刑。
  2011年8月17日,爆料盧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和世界傑出華商協會涉嫌傳銷和詐騙,導致盧俊卿旗下公司損失10多億元。
  2012年9月24日,發起要求鐵道部12306訂票網站3.29億元投入招標的政府信息公開,並起訴鐵道部,引發全國媒體關註。鐵道部被迫公開回應,直至鐵道部被撤銷。
  2012年12月10日,實名揭露中華兒慈會財務報表中48億巨額異常現金流動,兒慈會解釋點錯小數點,引發全國媒體關註。
  2013年5月13日,持續一個月揭露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實為紅會公關部,16名監督委員中9名和紅會有直接利益關係,引發全國媒體關註。紅監會被迫宣佈放棄監督,改為溝通橋梁,導致紅監會信譽破產。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鍾欣桐

ty79tyke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