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當你喊出一聲“爸”、“媽”時,這世上再也無人應答,你該怎麼辦?
  多年前,當朱學武站在父親的病床前時,意識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可怕。
  12月21日晚,朱學武向企業員工父母下跪時,只是想告訴更多人,這不是一場秀,這隻是一次單純的對養育之恩的叩拜,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去做的事情。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張姍姍/文
  見習記者 侯俊彥/圖
  只想給員工一個盡孝的機會
  記者:在公司的年會中,怎麼想到要安排一個對父母“三跪九拜”、給父母洗腳的環節?
  朱學武:我們公司的員工大部分來自農村,一年中只有逢年過節才回去見見父母,算下來真正在父母面前的時間很少。我們就是想借這樣一個場合讓員工盡一下孝心。
  記者:你平時也會經常給父母洗腳嗎?
  朱學武:我不能說經常,但是我會為父母做這些事情。
  記者:是一直都有的習慣還是?
  朱學武:沒有,應該說是從幾年前我父親生病時。我記得非常清楚,那天我在接待客戶,吃完晚飯準備去唱歌,家裡忽然打電話說我父親得腦血栓暈倒了。
  那次父親差點就不在了,很慶幸我們送醫院很及時,現在恢復非常好。
  但是從那時起,當我看著父親躺在病床上時就有了那種感覺,你再不去孝順父母,等想孝順時就可能來不及了。人生不能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時候再去後悔。
  記者:這樣的形式,會不會有人覺得是一場以愛為名的秀?會有人有些抵觸嗎?
  朱學武:不會,其實這不能說是刻意的安排。我們公司有三道文化,第一個就是孝道。而且每個月我們都有一個主題,上個月是信念的力量,這個月剛好是感恩。針對這些主題,我們會有很多落地的活動,這一次的年會就體現感恩。一個主題是公司成立16年來第一次答謝客戶,二就是讓員工給父母盡點孝道,感恩父母。
  每個員工都是發自內心的,當時我看到他們跪在地上哭,說實話,我也很感動。
  記者:那你為什麼也要跟著下跪叩頭呢?
  朱學武:我覺得他們的父母跟我的父母是一樣的,他們的父母把孩子培養出來,來我的企業做事,我應該感恩他們。其實我父母當天就在臺下坐著呢,我的一舉一動他們都在看著。
  及時行孝 在父母安在時
  記者:你在年會上發言時說到“長子為父”這句話對你影響很深,有什麼典故?
  朱學武:我是家族中的長子長孫,很小時父親就經常告訴我“長子為父”,說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就是弟弟妹妹的家長。我一直記著這句話,當成使命。
  我出生在豫東很貧窮的地方,就是電影《1942》中逃荒的地方,我的父母真的過過食不果腹、吃樹皮的日子。我一直記得母親在洛陽百貨樓賣茶雞蛋貼補家用的身影。母親很瘦小,每次我放學看到她守著茶雞蛋攤子的身影,心裡都很難受,為了生活、為了兒女,父母一輩子吃了太多苦。
  記者:所以你從很小年紀就開始創業、賺錢?
  朱學武:是,因為我是長子長孫,我立志一定要改變家族命運。
  記者:邁出創業的第一步對於你來說難嗎?
  朱學武:要按最早,上小學時我就在老家的集市上賣過大碗茶。有時候覺得說不清,就像天生就是要經商的。但是說難也難,記得上初中時,暑假我帶著我弟去火車站賣冰塊,一人一輛車,結果火車開走了,我倆誰都沒好意思上去吆喝。
  後來我想,我是哥哥,要做個表率,第二輛車來時我就跑上去在窗戶前問有沒有人買冰塊,沒想到還挺好賣的。結果我賣了一輛車,我弟還是沒賣。後來我就說,你給我挎籃子,我來吆喝。
  所以我現在經常逗他,你看,我邁出了第一步,你沒邁出去,所以現在你給我打工。
  人生中有很多這樣的第一步,能不能邁出去真的非常重要。
  記者:你覺得在成長過程中,父母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朱學武:他們一直在鼓勵我。
  我受父母影響很多,尤其是父親。父親的教育方式是很暴力那種,以前我也會有對抗情緒。記得小時候有次我犯了錯,回家一開門,父親迎面給了我一巴掌,一腳把我跺在地上,拎著衣領就把我扔出去了。我就跑到家附近的建築工地上,在攪拌機的圓桶里過了一夜。
  後來我才知道,我爸一直在找我,一夜沒睡。每個父母的教育方式都不相同,可是用心都是一樣的,我現在已經都能體會到了。想想父母為我們吃過的苦,你就會明白,在還來得及行孝的時候,一定要多孝順父母。
  先立人 而後立企業
  記者:今年夏天,你們曾用從洛陽“暴走”到鄭州的方式,懲罰未完成年中目標任務的員工。時過半年,這次的懲罰有什麼效應嗎?
  朱學武:每個人的改變都很大。比如我們一個員工,原本在我看來就是一個負能量的人,充滿抱怨,為每一件事情找理由。可是暴走之後,他轉變最大,讓他能為一個目標去堅持,比如減肥,他說“要麼瘦,要麼死”,後來真的堅持下來,從230斤變成170多斤。工作、生活上都有改變,甚至可以說輓救了他的家庭。
  記者:怎麼講?
  朱學武:其實一個人在工作中是什麼樣子,在家庭中也是同樣的。因為他的負能量,他的妻子已經動了離婚的念頭,而現在覺得他每一天都在乾正事,每一天都很努力。
  那次參加暴走的員工回來會都承諾年底要提前兩個月完成任務,現實是真的已經完成了,反倒是年中完成任務的人現在還在衝刺。
  記者:可能在外人眼中,你們這個團隊具備一些“瘋子”一樣的精神。
  朱學武:(笑)我們想了很多方法和制度凝聚人心,其實是公司的股份制改變了大家。我們的財務完全透明,每個員工都有相應權限查看公司的盈利情況。從店長到員工,都可以入股公司。
  現在每個人發自內心地認為是在給自己幹活,每天晚上我開車從公司樓下路過,都能看到辦公室亮著燈,總有人在加班。現在我讓他們複印文件,拿來的紙都是一面用過的。因為省的每一分錢都是他們自己的。
  記者:據說你經常會送員工禮物,對他們很好。
  朱學武:不對他們好,對誰好?只有對他們好,他們才能對你好。他們感受到公司的溫情,也會對身邊所有人好。
  我們企業的核心文化是誠信,1998年我進入電腦城時的同行,現在剩下的沒有幾家。有多少個企業是因為不誠信漸漸死掉的?說實話,這兩年經濟形勢不好,如果我們沒有評價,沒有誠信,我們的日子也會很難過的。
  但其實回歸到根本,企業的核心元素還是人。我們做企業文化、做主題月,其實都是希望每個員工能立起來、成長起來,讓他作為“人”的素質得到提升,那麼其他一切就都沒問題了。同樣的,只有他們“立”起來了,他們的父母才能感到驕傲、放心。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孝順父母 在我們還來得及時)
創作者介紹

鍾欣桐

ty79tyke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